案件常识 更多>>

野生动物专题|养龟也有罪?大数据分析龟类野生动物犯罪量刑尺度

来源:杨帆律师刑事辩护网 作者:杨帆律师 发布时间:2020-04-20

引言

 

对珍稀、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,一直是动植物保护领域的重点关注内容。然而,因为我国野生动物保护立法技术过于粗糙,未能在立法上充分考虑不同行为在社会危害性上的区别,使得涉野生动物刑事案件多次因量刑过重成为新闻事件。

 

笔者所在地区,因当地居民多有养龟喜好,涉龟类野生动物案件尤为高发。然而此类野生动物在我国有着非常成熟的驯养、繁殖技术,其社会危害性与一般涉野生动物案件有本质区别,在司法实践中应当予以充分考虑。

 

为厘清此类在司法实践中的裁判倾向,笔者通过大数据检索,对我国近年来涉龟类刑事判决进行了整理归纳,总结如下:

(备注:为更直观的呈现量刑幅度,我们将刑期统一指代如下:0.1=1月、0.2=2月……0.95=10月、0.99=11月)

 

一、量刑数据分析

 

1. 纯涉龟案件量刑远轻于一般涉野生动物案件
 
为将纯涉龟案件与一般野生动物案件进行比对,我们以珠海、中山两地此类案件为样本进行了提取、总结,得到如下图表:

 

 
经对比我们可以发现:
 
  • 纯涉龟案件中,判决三年以上(不含三年)有期徒刑的人数仅为3人,占比2%。而一般涉野生动物案件中,判决三年以上(不含三年)有期徒刑人数为8人,占比33%。纯涉龟案件判决三年以上的概率明显较低。

  • 一般涉野生动物案件中,被告人判决3年以上(不含三年)的概率是纯涉龟案件的16.5倍,由此可见纯涉龟案件的量刑远远轻于一般涉野生动物案件。因此,律师在对此类案件进行量刑评估时,不能机械适用法律及司法解释的量刑规定,否则将得出远高于实际判决结果的量刑预期。

  • 纯涉龟案件的量刑多在1年6个月以下,占比80%。而一般涉野生动物案件量刑分布倾向性并不明显。

  • 纯涉龟案件中,10年以上量刑的仅有1人,占比0.7%。而一般涉野生动物案件中,10年以上量刑被告有6人,占比25%。一般野生动物案件量刑10年以上的概率是纯涉龟案件的35.7倍。

 
2. 纯涉龟类案件,仅有一个被告在法定基础刑以上量刑,占比3%。
 
根据上述材料,我们发现纯涉龟案件的量刑明显轻于一般野生动物案件,但其原因是因为纯涉龟案件数量普遍少,还是司法实践中的确在法定基础刑以下确认此类案件的量刑幅度?还需要进一步进行分析。
 
为此,我们根据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三条以及附表的规定,分别对数量上构成“情节严重”及“情节特别严重”的案例进行提取、分析,得到如下图表:

 

 
根据上述图表,纯涉龟案件中,构成情节严重标准的有10宗,最高刑为3年(3宗),没有一宗在法定基础刑以上量刑。构成情节特别严重标准的有23宗,最高刑期为10年(1宗),有一宗在法定基础刑以上量刑。合计在法定基础刑以上量刑为1宗,占比3%。
 
由此,我们可以得出结论,在纯涉龟案件中,在法定基础刑以下量刑为常态
 
3.纯收购龟类案件被告人均在3年以下量刑。
 
根据数据显示,对于纯收购龟类案件的被告人,其量刑均在3年以下,且在1年以下量刑的案件占比69%,由此可见,纯收购龟类案件被告人的量刑明显轻于出售、运输龟类案件的被告人。
 

 
二、缓刑数据分析
 
1. 纯涉龟类案件缓刑概率远高于一般涉野生动物犯罪案件
 
通过统计,我们发现在纯涉龟类案件中,判决缓刑或免予刑事处罚人数为111人,占比79%;而一般涉野生动物案件中,判决缓刑或免予刑事处罚人数为11人,占比45%;纯涉龟类案件中,缓刑的概率是一般涉野生动物犯罪案件的1.75倍。

因此,在纯涉龟案件中,无论是在与检方的认罪认罚协商过程中,还是在法庭辩论过程中,辩护人都应当根据案情,积极争取对被告人宣告缓刑。
 
2. 纯收购龟类物犯罪被告人缓刑概率近九成
 
根据数据显示,在49名仅涉嫌收购龟类野生动物的被告人中,有5人未适用缓刑,有41人适用缓刑,有3人免予刑事处罚。缓刑以下的概率为89.8%。而在有运输、贩卖行为的88名被告人中,有22人未适用缓刑,有66人适用缓刑,无人免予刑事处罚。缓刑以下概率为75%。可见在司法实践中,是否有贩卖行为,会影响法庭对于被告人社会危害性的认定,进而对能否适用缓刑产生一定影响。
 

 

三、细节数据分析

 
1. 一级龟与二级龟的“量刑/数量值”对比
 
根据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及其附表,收购、运输、出售一级龟4只以上构成情节严重,8只以上构成情节特别严重。而收购、运输、出售二级龟6只以上构成情节严重,10只以上构成情节特别严重。单从数量上考察,一级龟的量刑幅度大概在二级龟的125%-150%左右。但是司法实践中是否如此,还需要通过案例进行印证。
 
为此,我们分别提取了仅涉嫌收购、运输、出售一级龟以及二级龟的被告人数据,按照量刑/数量的方式,分别计算各个被告人的“量刑/数量值”,再计算出平均值。
 
根据该计算方式,仅收购、运输、出售二级龟的被告人的“量刑/数量值”为0.20,仅收购、运输、出售一级龟的被告人的“量刑/数量值”为0.52。一级龟的量刑幅度在二级龟的260%左右。远远高于125%-150%的预判。
 
2.涉案数量与量刑的关系
 
  • 数据、量刑分析总表

 
为了研究涉案数量与量刑之间的关系,我们提取了141位被告的涉案数量与量刑的数据。又因为一级龟与二级龟在法定量刑标准上的区别,我们按照“量刑/数量值”的比例(260%)对一级龟进行换算后,再根据公式“综合值=二级龟数量+一级龟数量×2.6”计算每个被告人的涉案数量“综合值”,并制作数据分析表格。此种方式更有利于对既涉一级龟又涉二级龟的“混合型”案件进行科学分析、比较。

 

 
根据该表格我们可以发现:
 
  • 在综合值为14.6以下时,纯涉龟案件均在3年以下量刑。而在综合值为18时,第一次出现基础刑以上的量刑(6年6个月)。
  • 在综合值较低(数量较少)时,此类案件的量刑虽有波动,但总体与综合值呈现正比关系,然而,在综合值超过12.8以后,量刑明显与综合值不再呈正比关系,出现多宗“量大判轻”的情形。
 
由此可见,在数量以外,其他情节对此类案件亦有着实质影响。因此,即便涉案数量较大,辩护人仍应积极找寻有利的辩点,不应放弃3年以下量刑并争取适用缓刑的机会。
 
  • 纯涉二级龟数量、量刑分析表

 
为验证综合值换算后得出的上列数据的科学性,我们将仅涉二级龟的案例单独提取,分析:
 

 
根据上述表格,我们可以发现:
 
  • 在数量为14以下时,纯涉二级龟野生动物案件均在3年以下量刑,与总表结论接近。
  • 纯涉二级龟案件在涉案数量较少时,其量刑亦显示出与总表相仿的正比关系。而在数量超过14以后,量刑明显与与数量不再呈正比关系,与总表结论接近。
 
由此可见,总表的结论具有科学性,可作为辩护人判断此类案件量刑 —— 数量关系的参考依据。
 
除此以外,在纯涉二级龟案件中,除了一个被告被判决6年6个月以外,其余被告均在3年以下量刑(其中包括了涉92只龟的被告),由此可见,司法机关对于纯涉二级龟案件的量刑明显较轻。
 
结语
 
2017年的“深圳鹦鹉案”中,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收购、出售47只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、濒危鹦鹉的被告人王鹏二审改判为两年有期徒刑。最高人民法院的复核,将是否野外捕捉作为了判断案件社会危害性的要点之一。而龟类与鹦鹉类似,大部分都有着较为成熟的繁殖技术。
 
因此,辩护人在辩护过程中,应当要把握此类案件的特征,对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进行全面评估,从而更为精准的把握案件量刑幅度和标准,力争在辩护理由以及量刑建议上取得审判人员的认可。
 
在对此类案件进行大数据归纳的过程中,我们还发现了许多“特殊”案例,比如有法院认定涉案数量为92只的案件量刑却在1年以下;又比如有起诉认定涉案数量为155只的案件,最终法院仅认定3只,且量刑在1年以下。此类案件的裁判思路,均值得单独分析,限于篇幅原因,将另行撰文展开。
 

 
附:案例筛选方式
一、主案例筛选:
  • 罪名:非法收购、运输、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、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;
  • 关键词:龟;
  • 裁判年份:2020、2019、2018、2017
  • 去干扰:经上述流程,取得了涉龟类野生动物犯罪判决合计168份。为避免数据干扰,排除同时有收购、运输、出售其他野生动物的案例。
综上,合计取得取得被告人仅涉龟类野生动物犯罪判决99份,合计被告人141人。
 
二、对比案例筛选:
为对比龟类案件与一般非法收购、运输、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犯罪之间量刑的区别,笔者以珠海、中山两地此类案件为样本进行筛选、总结。
  • 罪名:非法收购、运输、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、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;
  • 地域: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;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

综上,合计取得判决23份,其中5份系二审、申诉程序,归并后取得案件生效判决18份,合计被告24人。